客服电话:15056921056 客服微信:15056921056
汤广华
备案作品:24幅关注:110055
http://artist.tgh.zhuokearts.com
扫描进入艺术家微官网
简介

汤广华,字虚石。 1957年生于辽宁省丹东市。 1986年系中国美术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会员。 1988年结业于北京画院。 1989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 1995年总结出属于自己的中国画特殊新技法十余种。 2005年荣获第十二届中国艺术博览会金奖。2006年系中国书法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会员. 2008年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其画风有:“冷峻、朦胧、含蓄、深邃的意境,高雅空灵,清新梦幻的特色,奇妙的色彩”。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薛永年先生给予极高的评价,称赞其画为独创的“霜雪花鸟画”,“汇合中西学养,开辟水墨构成的花鸟画新格局”。己成为中国霜雪花鸟画创始人。

足迹
更多

收录作品

阳春消息,霜雪精神
--记霜雪花鸟画创始人汤广华
春  雷

大干世界,旷古至今,绘画者多得无以考计其数,但能载入史册、在中国乃至世界绘画史上有一席之地的,则凤毛麟角。究其原因,除作者地位、作品风格、绘画技术等诸多因素之外,“笔墨当随时代”则是另一个重要因素。
事实上,中国画的发展是在不断继承和创新的矛盾交替中进步的。传统和创新又在不断地转化着,在艺术上,今日之创新成果,很可能就是来日之传统精华。所以笔墨当随时代变,创新不离传统根是中国画发展的必由之路。
在艺术创作更重视独创性的今天,每个画家的追求有所侧重,有所执着,甚至有所偏激是可以理解的,这样才可能产生个性鲜明,震烁古今的大师巨擎。
花鸟画是中国绘画艺术在世界艺术之林中开放的一朵奇葩。作为中国绘画的有机组成部分,它同样遵循中国绘画艺术创作所形成的写意观,同样服从于中国文化的基本特征和中国画的审美意识。所谓写意,并不是简单地描绘似是而非的形象和含混不清的图像来写其大意,而是指画家对于时代、民族、社会、自然等一切现象的深邃体察,在心中蕴积成的一种意识、一种精神、一种情感,借助客观物象和绘画语言表达出来。在写意理论的指导下,中国画既强调客观真实又注重主观创造,既有具象的内容又有抽象的概括,既有再现的因素又有表现的成分。中国花鸟画是凭借气象万千的自然花木鸟禽走兽为题材来写其生机和意趣,同时传达画家内心的情思和精神。
中国画创新很难,中国画中的简笔写意花鸟画创新更难,在今天对简笔写意花鸟画创新尤其难。的确,就简笔花鸟画而言,有徐渭、八大山人、吴昌硕在前,齐白石常感叹其难,甚至表示“我愿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如今,徐渭已谢世400多年,此间大师林立,佳构无数,笔墨也似乎发挥到极致。凡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几乎都能抹上两笔,是仅次于几乎全民普及的书法而成为融入中国百姓生活中的代表着一种传统情结的文化符号。
由于中国花鸟画厚重的历史积淀,一代又一代的花鸟画大师们承前启后不断的继承创新再继承再创新,如此更迭交替的发展着,以至于花鸟画的天空群星璀璨,古时有沈周、陈淳、八大、石涛等;近代有赵之兼、任伯年、吴昌硕等,现代有齐白石、潘天寿等;他们把中国花鸟画从形式到内容从材料到技法几乎做到了极限,令后人举步维艰,难以超越,甚至有人断言中国写意花鸟画“穷途末路”。于是,不少“聪明”的画家往往避开这一路,或走繁复工笔,或走中西结合。一时间写意花鸟成了业余画家的“玩意儿”。在这一背景下,作为专业画家,喜有汤广华先生“逆流而上,妙手天成”。
汤广华,字虚石。1957年生于辽宁省丹东市。1988年结业于北京画院。1989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并于中央美术学院举办个人画展,引起了美术界的关注。1995年根据多年的创作经验,推陈出新,总结出中国画特殊新技法十余种。其画风高雅空灵、含蓄深邃、清新灵动,展示了绮梦般的北国景象,提升了中国画的审美情趣,正如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薛永年先生所言:“汤广华先生独创的充满北国奇情的‘霜雪花鸟画’不离传统,别出新机,引人入胜。汇合中西学养,开辟了水墨构成的花鸟画新格局”。
汤广华的绘画艺术在谙熟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别具一格,独领风骚。其一,他善于构筑有北国特点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艺术意象。能体物入微,并从整体上把特有的视觉经验与内心感受,在艺术表现上加以强化。他的花鸟形象,有一定的真实感,但不乏抽象因素,突出了极具个性化的美感。比如他笔下的小鸟,即往往无所确指,有点四不像,但活泼生动,充满情意,在某些如梦如幻的境界中,尤有画龙点睛之妙。看汤广华别开生面的《玉骨冰心》,一排不知名的小鸟活跃在水塘边覆雪的蒲苇丛上,旋转纷披雪苇丛中露出了几点幽暗的池塘和一片漆黑的天空,天水一色,上下呼应。天空中还悬挂着一轮圆月,月光如水,倾泻在闪动着银光的蒲苇上。多么静谧,多么幽深,有多么洁爽!这分明是怀着深挚的乡土之情画出的北国绮梦!
其二,他以山水画家的眼光拓展花鸟画的境界。传统的花鸟画发展到当今,几乎已使花鸟彻底从自然环境中分离出来,平面布局,省天略地,花边的拳石也成了构图中实现平衡的符号。而汤广华虽主攻写意花鸟,但亦兼善画山水,他画中的花鸟已跳脱前人,重返自然。他曾用泼墨倾色法创作《骤雨初歇》,以归乡所见,画出了鸭绿江边泥沙流失水气茫茫的景象,生动活泼,清新可喜。而他的另一佳作《雾漫荷塘》,融花鸟画法于小品山水之中,也别具情境。正所谓埋头才能出头,投入才能深入,付出才能杰出,汤广华醉心艺术、潜心作画30年,学养全面,特长突出,卓有建树。他的写意花鸟比较注重体现自然事物中的联系,或者渲天染水以衬托雪树冰枝,或一变传统的折枝构图而实中求虚,笔触细腻而境界恢宏,使观者的神思不为画面所囿,心旷神怡。
其三,他汇合中西学养开辟了水墨构成的花鸟画新格局。传统中国画的布局讲求以笔墨运动的起承转合来实现构图的开辟分破。汤广华致力于寻找中国写意画中笔墨结构与西画中平面构成的契合点,变画条幅为画大册页,变靠“一画落笔,众画随之”以情感运动驱使法则的习惯为“意在笔先”地进行类乎平面几何般的演算设计,先周详地设计黑、白、灰,点、线、面,方、圆、平、直的组合关系,再通过笔墨挥运的势能贯而通之。这种努力的结果,终于造成了他画幅构图的新异与布白的惊奇,融西方的平面构成于笔歌墨舞之中。如观其《雪梦》,有身临其境之感。那大雪像是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我们仿佛可以听见雪花飘落的声音。疏密错落又不乏整体感的玉树琼枝,两只无名的小鸟相互依偎,在暗夜霜雪中放射着耀目的生命光华。
其四,他总结了十余种新技法独创了霜雪花鸟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汤广华学习传统但不拘泥于传统,他的绘画源于生活却归于自然,在天然中透出古典的诗情与浪漫之后,进入到法无定法之中。在以笔墨表现霜雪方面,汤广华与时俱进,其技法、其境界令人耳目一新。
其五,他重视绘画性的直观可感亦不忽视文学语言题句的辅助作用。古代不少文人的写意花鸟画,拙于绘画性表现,而长于题句的发挥弥补。现代画家则较多看重绘画性。汤广华则在充分考虑现代观者好尚的前提下,既不因看重绘画性的加强而轻易抛弃题句的点睛作用,又不靠题句以干扰读者视线与思路,哗众自炫,且能在题句位置的经营上纳入了平面构图的设计意图。其佳作《玉骨冰心》中左下方的弧形题词与《银色风韵》底边的横题都是别有匠心的探索。
其六,他以诗书和印入画给人以综合的审美享受。台湾有人讲:吴昌硕以后文人画已终结了。因为要在诗、书、画、印上全都达到吴昌硕、齐白石这种层次确实太难了。对现代人而言,诗、书、画、印全面发展之路已被视为畏途,吴昌硕、齐白石的境界令人望而却步。令人惊喜的是,后来居上的汤广华诗词歌赋书画印俱佳,诗言志,其诗词充分反映了他笑傲画坛的人生气魄和矢志理想的浪漫主义情怀;书为心画,其书法师古不泥自成一家;印为心造,其印博取众家,返古出新,构思精巧,寄寓丰富。
笔墨不是照相机,不是对自然的简单重复,好的作品是艺术家心灵的符号,是对自然的再创造,是画家的深厚功力及综合素质的体现,因此艺术上的“新”是做不出来,只能是内心修养和手头功夫的真实流露。汤广华之所以能在当代花鸟画坛取得可喜的成绩,除了他身逢盛世、得名师真传之外,更得益于他宏伟的理想志向和长期以来付出的艰辛努力。他耐住寂寞一门心思作画,但他知道一个画家要作好画,不仅手头上的功夫要过硬,腹中的学养也很重要,所以他花相当的精力读书,读文学、读历史、读哲学,关心艺术思潮的变化,不断思考艺术问题。他思考最多且在实践中孜孜求索的,是如何在自己的作品中表现时代的感觉,如何在传统的基础上走出一条新路来。在这方面他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他的艺术创造与时代同步,常画常新,频出佳作。
画如其人。观其画如见其人,知其人更解其画,正是:
沧桑世态传国脉,不拘一格见英才。
承前启后开生面,霜天春意出壮怀。
汤广华深具个性的绘画艺术已独步当代,别出新裁。时刻萦绕于怀的北国风光之恋,是他创作北国绮梦般的花鸟奇境的源头活水;对中国写意花鸟画基本功的磨练与对传统的深刻透彻的领悟,成为他借古以变,学洋而化的认识基础。他的写意花鸟画的风格已经完全成熟,霜雪花鸟画已经自成一派,中国写意花鸟画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阳春消息,霜雪精神--记霜雪花鸟画创始人汤广华
霜雪花鸟画系列之一
霜雪花鸟画系列之二
霜雪花鸟画系列之三
更多

艺术动态

更多

相册

更多

视频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